立即打开
国务院:鼓励事业单位人员在职创办企业,不用辞职

国务院:鼓励事业单位人员在职创办企业,不用辞职

2022-02-11 19:30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支持和鼓励事业单位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中指出,支持和鼓励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到与本单位业务领域相近企业、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等兼职,或者利用与本人从事专业相关的创业项目在职创办企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事业管理司负责人表示,《指导意见》对于更好发挥事业单位人才和技术资源优势,促进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 相关阅读(金融人事)
44
柏文喜

柏文喜

时刻保持行业新鲜感的地产老兵

国务院近日发布了鼓励事业单位人员在职创办企业而不用辞职的指导意见,支持和鼓励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到与本单位业务领域相近的企业、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等兼职,或者利用与本人从事专业相关的创业项目在职创办企业。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指导意见》对于更好发挥事业单位人才和技术资源优势,促进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其实此类兼职创业事项在科研事业单位乃至劳动法层面从来都非禁止事项,只是很多用人单位之前出于对劳动法的片面理解以及本单位或行业内部规定而禁止员工的此类活动而已。不过,禁止员工兼职创业的事情也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形势变化在政策层面或松或紧而已。一般而言,在养人经费相对宽松时就会严格一些,甚至会禁止员工兼职创业,而在养人费用紧张又无法直接减员的情况下,就往往会以兼职创业的名义放员工们一条“生路”。改革开放之后为搞活经济和消除冗员,也曾屡次出台过鼓励在职人员停薪留职下海创业之类的政策。这实际上都是与冗员过多导致的僧多粥少、体制无法顺畅运转有关。

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完成以后就在反复上演,只不过有时是以经济调整的名义倡导“不在城里吃闲饭”、有时是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名义、有时以“国企改革”与“减员增效”的名义罢了。不过,每次的此类政策调整和转向在改变无数个人命运的同时,也往往改写了时代发展的方向。比如改革开放初期乡镇企业的发展,除了开放市场的原因之外,还得益于众多的来自于体制内的“星期日工程师”们的智力输出和专业经验支持。而上世纪九十年代“南巡讲话”之后的下海创业热潮所造就的延续至今的市场活力,也得益于当时相对宽松的“停薪留职”等鼓励政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来自于市场化改革所推动的市场对资源的发现与效率的提升,另一方面也来自于以入世为代表的对外开放背景下加入国际经济循环将过剩人口所转化的人口红利和科技进步、城市化所推动的经济增长。而近年来的以逆市场化与计划经济回潮为代表的体制回归,在不断降低社会经济运行效率、在短时间内制造出煤炭和电力这些长期产能过剩行业的“惊天短缺”和此轮超级猪周期、数亿”灵活就业“人口的同时,也让国企、事业单位乃至社区和村组等体制负担和财政供养人数的快速增长,与经济边际增速不断下降之下的财政供养能力形成了越来越严重的不匹配问题。这才是此次以鼓励科技创新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名,鼓励事业单位人员在职创业的大背景。

苏联解体的历史和中国改革开放实践从正反两个方面都已经证明了逆市场化的体制回归的不可行,因为计划经济内在的负反馈循环模式,决定了体制自身的持续扩张与无法持续推动生产力发展与社会财富增长的内在矛盾。计划经济依靠行政权力和层级组织来推动,而为了保证权力顺畅运行就必须控制经济,让尽可能多的人和资源都依附于权力体系,例如公务员体系、国企和事业单位,甚至如近年来已开始以财政资源对居委会和村组干部发放补贴。而以上这几个体系,要么依靠垄断进行经营,其效率是负的,要么纯粹就只是花钱和消耗财政资源的,都是越搞越赔钱而无法持续的事情。

要国富民强,就必须搞市场经济和激活市场,让政府成为服务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守夜人而不是控制者。如果不转换社会经济发展模式和政府角色与政府定位,不搞法治下的市场与政府,而总想以行政权力来节制资本和人控制市场,就必然会造成行政权力与市场运行的对立。因为市场经济一旦发展起来,独立的市场主体是不会听命于政府的,既然它们并不依附于权力,自然也就不会畏惧权力。所以在行政权力相对稳固的时候,权力为了支配更多的财富而会有限度的允许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存在,而一旦行政权力感到不稳固时就一定会摧毁市场经济,迫使更多的人和资源去依附行政权力体系而生存。这也是近年来逆市场化之下所掀起的重归体制热之考公热和教师热的由来。

但问题是,这么一来,单纯消耗社会资源和负效率的体制存量不断膨胀,而市场力量不断式微,经济必然就会失去活力。由此在造成越来越多的产业衰败和“灵活就业“群体的同时,供养体制的财源增长也就失去了动力,反过来造成了财力增长与体制规模增长的不匹配,进而引发了行政权力对于自身稳定的担心。在行政权力不稳定的担忧之下,就不得不继续加大力度削弱市场的力量,以节制资本、反对垄断的名义打压市场,让更多的人和资源加入到效率为负的行政权力体系之下。其实,真正需要节制的资本,是与权力相结合的官僚资本;真正需要打击的垄断,是与权力相结合的行政垄断。因为它们都是破坏竞争,和影响效率与进步的反面力量。

正是在近年来体制回归的逆市场化潮流之下,大量人员和资源被吸附到体制之中和体制之下,造成了依附于体制的机构和人员的快速膨胀和经济活力与运行效率的持续下降,导致政府可以掌握的财力在各种努力之下已无法供养庞大的体制规模之窘境,这才再次倒逼出此次以鼓励事业单位人员在职创业和推动科技创新为名的压力分流措施。

如果逆市场化的体制回归不转向,对事业单位人员以鼓励在职创业的压力分流措施将仅仅只是个开始。因为历史反复告诉我们,政府主导下的一切改革的核心,都不过是个财政问题。而目前财政收入能够自给自足的,只全国就只剩下上海市一个省级单位了。

54
扎希德龙

扎希德龙

这样的政策对于促进事业单位和企业之间人才的流动和交往具有促进的意义,但可能有一些利益上的冲突。

譬如在医院某些科室的医生,离开医院的岗位去医疗机构担任科研的角色,研发的某些产品可能会进入医院的采购系统。在没有这种制度之前,医生只能离职才能创业,那么与医院就没有密切的关系了。但如今如果仍然保留在医院的职位,或者是采取兼职的情况的话,那很可能会有徇私舞弊的情况出现。

学校老师、科研院所的情况可能也与之类似,他们在本职工作中的权力可能会给他们在外面任职带来积极的影响,也会为外面任职的公司带来好处,这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中是必然的。

8
今天挺凉快

今天挺凉快

这算不算给权力寻租官方背书?
我公司产品,正好是我负责项目的最佳选择。
避免了中间商赚差价。

撰写或查看更多观点,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最新: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