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女性创业者搅乱亿万富豪俱乐部

女性创业者搅乱亿万富豪俱乐部

Maria Aspan, Emma Hinchliffe 2022-02-01
她们加入“变现活动”,成为亿万富豪,并帮助更多女性创业者。

身为亿万富翁,自然会有一种自信。

Spanx的创始人萨拉·布莱克利(Sara Blakely)的身上就有这种自信。2021年11月的一天早上,在亚特兰大的办公室,布莱克利懒洋洋地躺在红白黑三色油漆飞溅图案的沙发里,相当应景地穿着Spanx的新款休闲服。“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刚让我把这些送给他。”她安逸地手一挥介绍说。

在掌管和经营Spanx公司21年后,在仅仅短短两天之内,布莱克利就完成了一项交易,以12亿美元的估值将这家塑身内衣公司的多数股权出售给了黑石(Blackstone)。多年来,Spanx的业务蒸蒸日上,布莱克利也早就已经非常富有,这笔交易又将她推入了全新的领域。“现在的区别是,我把价值变现了。”她说。

从很大程度上说,50岁的布莱克利完全依靠自己创造了超过10亿美元的价值,没有风投支持,也没有联合创始人分担责任。她远离纽约和洛杉矶的服装业热点,以自己的方式行事,通过“直觉”做出商业决策,自认为是发明家而非首席执行官。她甚至没有花钱请昂贵的律师,而是亲自为Spanx的塑身内衣草拟了专利书:如今,专利书就挂在公司大厅的红色相框里。她走的这条路有很多好处,但也“可能会孤独,”她说,“我就像独守一座岛。”

除了钟爱自力更生,布莱克利在庞大创业世界里与众不同的主要原因还是她的女性创始人身份,很少有女性能够创办并经营规模与Spanx相当的公司。不过好事是,她的岛上开始拥挤起来。

对女性创始人来说,过去的一年是一个转折点,不仅是布莱克利,约会应用程序Bumble公司的惠特尼·沃尔夫·赫德(Whitney Wolfe Herd)与基因检测新创企业23andMe的安妮·沃西基(Anne Wojcicki)也罕见地跨越了门槛:女性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们要么卖掉公司,要么选择上市,并且在此过程中变成了亿万富翁。

几位亿万富翁的退场确实引人注目,不过背后是一批女性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们执掌企业的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借道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和销售热潮,其中包括时装公司Rent The Runway的詹妮弗·海曼(Jennifer Hyman);生物识别筛选公司Clear的卡琳·塞德曼·贝克尔(Caryn Seidman Becker);医护服装品牌FIGS的希瑟·哈森(Heather Hasson)和特里娜·斯皮尔(Trina Spear)。企业服务数据库公司Crunchbase称,到目前为止,2021年已经有5家由美国风险投资支持的女性创始团队公司上市交易或者以至少10亿美元出售。一年里有5家公司听起来也许没有那么惊人,但了解一下背景就知道其意义所在:自2011年以来,在由女性创办的公司里,只有12家企业达到了这一规模。

当然了,对各位创始人来说,10亿美元肯定是大交易,不过对范围更大的创业生态系统以及成功退出后因为巨额财富而受益的人们也会产生重大的影响。“变现活动”后造富的女性还包括投资者、董事会成员,还有员工群体,很多情况下,尤其是在创业圈里,通常是女性员工。

“在获得巨额的财富之后退出非常重要,因为这不仅创造了人才的生态系统,也创造了财富的生态系统,对未来的公司也是一种推动。”风险投资公司Lux Capital的一位合伙人迪娜·沙基尔(Deena Shakir)表示。Lux Capital与沃西基联合投资了多家新创企业。

当然,在诸多里程碑事件发生的一年里,交易和上市风潮席卷全球,男性从中获得的收益要多得多。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2021年有5家公司的女性创始人获利退出,而172家企业全为男性创始人,并且在由美国风投支持的公司里,一共有2,021位,退出时的公司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尽管有像布莱克利一样古怪的躲避风投的创业者,多数以十亿美元估值为目标的创业公司通常还是比较依赖于风投资金,2021年只有约2%最终投给女性创始人。这一数据令人沮丧,然而据ProjectDiane报道显示,如果单看黑人和拉丁美洲女性,就只会更加让人难过,因为她们争取到的风投资本总共只占不到0.5%。

因此,哪怕再多来几起大规模上市,也无法修复这个惊人的不公平。但对于一直努力扩大女性创业机会的人来说,2021年诞生多位女性创始人亿万富翁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希望,因为成功女性创始人捐出部分财富来投资其他女性的可能性比男性更高。

“我们仍然处于根本性转变的初始阶段,但我们可以看到不断有种子播下,我对前景很乐观。”位于硅谷的非营利组织All Raise的前首席执行官帕姆·科斯特卡(Pam Kostka)说。All Raise主要关注女性创始人和风险投资家。

安妮·沃西基的风格比较悠然,有时穿着运动短裤出席演讲会,用她的话来说,早就已经习惯了“被金钱包围”。她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成长环境一直很安逸。早在1998年,她的姐姐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YouTube的现任首席执行官)曾经把车库租给后来谷歌(Google)的创始人。安妮曾经与谷歌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结婚,之后离婚,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s Billionaires Index),谢尔盖·布林是世界第七大富豪。(两人离婚协议条款未披露;沃西基和布林投资了23andMe,2017年年底拆分了联合指导投资和慈善捐赠的家族理财办公室。)

尽管如此,这位48岁的女性还是注意到别人对待自己的方式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在2021年6月,23andMe以35亿美元估值上市以来。(通过与维珍集团(Virgin Group)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创建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合并来上市。)换句话说就是,她自从独立获得了巨额的财富以来,明显感受到了变化。

沃西基回忆起跟布林参加在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的经历。在达沃斯论坛上,与会者的彩色名牌呈现出富人臭名昭著的“种姓制度”:“我记得很清楚,人们会看你的名牌然后说:‘哦,你是谁谁的伴侣。’然后就不理你了。”沃西基说。“有些人多年都没有理过我。”

这也是很多女性亿万富翁熟悉的经历,她们的财富来源通常可能是继承、结婚或离婚。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北美的财富有37%属于女性,但很少有女性直接通过自己的事业赚得财富。《美国社会学评论》报道称,美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中,只有5%的家庭因为女性收入而跻身顶尖行列。

女性慈善研究所的所长珍妮·因凡特·萨格尔(Jeannie Infante Sager)表示,如果女性通过继承或离婚来获得财富,有时就会对如何处理财富缺乏信心。当然,也有例外。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前妻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前妻梅琳达·弗伦奇·盖茨(Melinda French Gates)共同向关注性别和种族平等的组织捐赠了数十亿美元,远超她们两人各自的前夫。但萨格尔指出,总体而言,因为自身创业而获益的女性更加愿意投资他人。“她们成功赚取了财富,也有信心创造更多的财富。”她说。

专门经营富人世界的专业人士还指出了男性和女性对待财富的另外一个差异。“女性总是记得有责任帮助那些不如自己的人。”瑞银集团的董事总经理及私人财富顾问温迪·霍姆斯(Wendy Holmes)表示,她管理的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

观察2021年几起大规模上市的线索,就能够发现女性处理这种事情的类似倾向。据Crunchbase为《财富》杂志提供的一项分析,2021年,包括Coinbase、Robinhood、Affirm和Warby Parker的创始人在内,共有110名男性实现了10亿美元规模的退出,他们向其他新创企业进行了732笔公开投资。其中,6%的交易投向了全女性创始团队,14%投向两性兼有的团队。与此同时,Crunchbase统计了10位完成10亿美元退出的女性创业者,她们的公开投资共59笔,其中22%投向全女性团队,还有25%投向创业团队中至少有一名女性的团队。

根据Crunchbase的追踪,男性向女性团队投资的数量都没有沃西基多。沃西基支持了14家创始人中至少有一位女性的公司(总投资数量为29笔)。她很乐意向硅谷白人男性认为“风险更高”的企业家投钱,可能因此而赔钱也不以为意。

“很多人会说:‘别把慈善事业和投资混在一起。’但我的界限有点模糊。”沃西基说。“我投资是为了做好事,推动变革。如果投资回报率较低,我乐意接受,但我也相信,从长远来看,在财务上这也是正确的选择。”

在沃西基与其他女性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们判断成功的标准当中,也包括雇佣过多少未来的创业高管。在23andMe的员工里,至少有11位,包括6名女性已经开始创办或领导公司,而为本篇报道接受采访的多数其他创始人也可能自夸同事圈里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的数量。

“手中有钱,还可以为项目提供资金,就会打开大门。”沃西基说。“看到很多女性切实获得资金真是很棒。”

惠特尼·沃尔夫·赫德感觉自己并不像亿万富翁。她创建的约会应用程序Bumble Inc.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已经九个月,交易结束时她持有的11.6%股份的估值为15亿美元。

32岁的沃尔夫·赫德与科罗拉多州的家人住在一起,偶尔要参加视频会议,她穿着休闲长袖衬衫,头上顶着凌乱的发髻,Bumble的黄色标语“迈出第一步”是她在Zoom里的背景。她回忆说:“一切都感觉像停留在纸面上,我在公开市场一股也没有卖。”

Bumble并不是沃尔夫·赫德创办的第一家新创企业(她也是Tinder的联合创始人),即便刚开始创业,她也认为自己比较了解交易结构。但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多细节值得关注。最初,该公司由欧洲的约会应用程序Badoo及其母公司MagicLab提供支持,2020年,私募股权公司黑石收购了Bumble的多数股权。在交易中,该公司的估值为30亿美元,预示了之后的上市,也推动沃尔夫·赫德负责整体经营。然而即便到现在,有时她也会想是哪里可能出了问题。

“很多女性觉得要尽可能争取任何资金,因为身为女性创始人,找钱很困难。”她说。“但有时候,一些附加条款毫无意义,甚至漏洞百出,或者是会造成长期损害。条款细则可能导致未来创始人变成人质。”

现在,她在判断如何充分利用自己新的亿万富翁身份时,已经不再那么关注女性获得了多少风险投资,而是更加关注在获得资金之后会发生什么。由于身为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有新的限制和责任,沃尔夫·赫德已经“99%暂停”个人天使投资(除了在Spanx新投的股份,稍后有详细介绍)。在思考未来几年想投资的企业时,女性健康和金融赋能是她最感兴趣的两个方面,她希望不仅仅提供资金还有信息,也希望在过程中获得更多的内部知识。

除了资金外,她还计划向创始人提供独立律师的法律服务,以及关于交易结构的深入教育等资源。“我想把诸多女性历经艰难才发现的一些经验打包传授。”她说。她提到一大批女性创始人在2020年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其中包括Wing的奥德丽·格尔曼(Audrey Gelman)和Outdoor Voices的泰勒·哈尼(Tyler Haney)等。沃尔夫·赫德称这种投资“不附带条件”。她表示,“不能设置条款阻碍年轻企业主未来的成长和成功。”

此举将创业教育正式化,而之前的创业教育一直是非正式方式,所以女性才接触不到。她说:“男人之间会说:‘我帮你联系我的律师。’这就是他们友情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出于某些原因,女性生态做不到同样的事情。”

造成这种脱节的部分原因在于,在更广泛的体系里,男性占绝对多数。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在风投公司里,大约85%的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男性风投在支持女性企业家方面当然发挥了一定作用;例如,沃西基很早就赞扬了在她创业早期里的男性投资人,包括23andMe的董事会成员、Xfund的管理普通合伙人帕特里克·钟(Patrick Chung),称他“特别支持”,还承诺“推动变革”。但风投世界的结构意味着,男性不仅在融资方面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而且作为投资组合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还常常控制战略、扩张,甚至领导层决策。

“很多投资都围绕着一定的模式,有些是有意为之,有些只是肌肉记忆。”Bumble董事会的前观察员、Accel公司的玛雅·内特(Maya Noeth)表示。在黑石收购Bumble多数股权期间,她主导了Accel对Bumble的9,7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现在Accel持有Bumble5.5%的股份)。“类似的退出次数越多,女性从投资人的资本中获得的回报率就越高,也越是正常化,这只会降低未来投资女性的障碍。”

沃尔夫·赫德认为有一种模式或许可行,就是成立两年名为Operator Collective的风投基金,该基金90%的有限合伙人是女性,40%是有色人种。尽管该基金更关注投资人而不是创始人,但其目的是给关注度较低的新创企业的高管提供投资经验,从而扩大范围并削减出资金额。最重要的是,该基金的很多有限合伙人在刚开始可以只投资1万美元,降低了风险和进入门槛。Operator Collective的创始人马伦·颜(Mallun Yen)称:“这主要是为了教育和参与。我非常希望把财富创造拓展到富裕白人男性之外的世界。”

有证据表明,这种方法确实有效果。在Operator Collective的案例中,获得成功的有限合伙人会继续进行更加广泛的投资。“他们寻找其他天使投资机会,担任顾问,加入董事会。”颜说。“现实情况是,如果一些女性有机会参与,有机会投资,那么她们就绝对有机会成功。”

踏入Spanx位于亚特兰大的总部就会立刻发现,这家公司很明显还是遵守着自己的规则。很多的墙面上都有色彩装饰画、小饰品和艺术品装饰——诸多的胸衣、臀部的雕塑和绘画尤其明显。6英尺(182.88厘米)高的玻璃盒子里,甚至还有一个人体模型模仿奥莉维亚·纽顿-约翰(Olivia Newton-John)在电影《油脂》(Grease)中变形后穿皮革长裤的形象,正是这部电影激发了布莱克利的灵感,推出第一条Spanx紧身裤。

既然创始人和公司都如此反传统主义,那么应该如何适应如今持有多数股权、行事古板的黑石?“你是说,他们没有粉色的墙?”布莱克利笑着说。“那我要把臀部雕像带到黑石公司的大厅里。”

事实上,黑石也在证明愿意跳出往常的私募股权投资思考框架;全女性团队主导Spanx交易,在与布莱克利、沃尔夫·赫德和Hello Sunshine的创始人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的合作中,也赢得了大力支持女性创业的声誉。

在谈到出售公司的决定时,布莱克利说:“我对宇宙说:‘我需要启示。要具体,不能是虚无缥缈的彩虹,要非常明确。’”她看到了,不过拒绝透露具体是什么。黑石方面吸引她的不是“大笔美元和交易结构”,她说。“感觉更像是我们看到你做的事情,感觉到你做的事情,希望你能在更大的范围内继续。”

虽然“100%拥有某样东西的好处很多”,她说,但她期待公司进入新的协作发展阶段。布莱克利称将继续深度参与业务,出售Spanx时她保留了少数股权,还是公司的执行主席。毕竟多年来她一直是会议室和制造车间里唯一的女性。现在,她的投资者包括沃尔夫·赫德、威瑟斯彭和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这几个人都是在黑石交易结束时买进。“我很想体验一下卸去重负的感觉。”她说。

与沃西基和沃尔夫·赫德一样,布莱克利说她希望将重点转向支持其他的女性创始人,不过她是以自己的方式来践行这一理念。最近,她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向女性企业家提供了一系列的5,000美元补助金,这是她选择相对适合的金额,因为这是她攒到用来创立Spanx的金额,是当初靠挨家挨户卖传真机赚来的。

她还认为自己的角色不仅仅在财务方面。她相信自己的故事和成功能够鼓励下一代女性企业家。向后来人展示不必接受风险投资,要优先考虑所有权,不必通过牺牲个性或者价值观来争取在商业上的成功。当然了,这种想法比较清高,但确实有效果。沃尔夫·赫德就把布莱克利和她的道路当成榜样:“萨拉一直很注重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她说。

像布莱克利、沃西基和沃尔夫·赫德一样,在2021年的退出潮当中,带领公司上市的美国女性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都是白人。国际上的情况则更为多样化。2021年11月,美容零售商Nykaa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法尔古尼·纳亚尔(Falguni Nayar)领导的新创企业顺利上市,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白手起家的她变成了印度最富有的女性,净资产超过70亿美元。2021年,美国一些公司里的有色人种女创始人也迎来了10亿美元规模的上市交易,其中包括妮哈·纳克海德(Neha Narkhede)的Confluent、杰西卡·阿尔芭(Jessica Alba)的The Honest Company和特雷西·孙(Tracy Sun)的Poshmark。不过,这几位女性都不是首席执行官。

梅丽莎·布拉德利(Melissa Bradley)说:“不管是领导岗位还是董事会,仍然需要一批白人男性才可以获得随后的几轮融资。”而公司若想达到10亿美元规模,往往就需要后续投资。布拉德利是连续创业者,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政府官员,现在负责1863 Ventures,主要投资知名度较低的企业家(她是黑人女性)。“对有色人种女性来说,得到白人男性的认可,这种机会简直微乎其微。”

布拉德利补充说,2021年的女性投资退出案例“值得庆祝”。类似Bumble和23andMe的公司“获得了成功”,她说。“2021年有更多女性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亿万富豪的大门会敞开,大家都紧随其后。”

挤进门里的一些女性与布拉德利有同样的怀疑。举例来说,2021年10月,零售公司Rent the Runway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詹妮弗·海曼通过上市募集到3.57亿美元,表示自己受到了沃尔夫·赫德和布莱克利(她分别称之为朋友和导师)领导的大规模交易的“启发”。“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女性,也许能够激励更多的女性更加努力地战斗。”海曼说。但她还是心存怀疑。“很抱歉,我对女性创始人的生态的长期影响态度比较悲观。”她说,“在投资(女性)走上正轨之前,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毕竟,不管新财富多少投给女性同胞,布莱克利、沃基茨基和沃尔夫·赫德毕竟只有三个人。而且,正如海曼略带嘲弄指出的事实,在创始人亿万富翁群体当中,她们只是极少数,远远比不上从未投资过半边天的人。

“很多男性赚了几十亿美元,希望他们可以向女性投资。”海曼说。

负责Spanx交易的黑石团队都穿着该品牌的裤子(左起):杰西卡·帕里、罗莎·莫罗娜、凯利·莫雷尔、安·钟和凯蒂·斯托勒。图片来源:COURTESY OF BLACKSTONE

黑石起到的作用

这家私募股权公司已经成为推动女性首席执行官退出的主要力量。

在Bumble和Spanx的创始人退出之间有一条微妙的联系,就是管理7,310亿美元资产的私募股权公司黑石(Blackstone)。

黑石公司的策略机会资产管理全球负责人凯利·莫雷尔(Kelley Morrell)表示,从2020年持有Bumble股份开始,该公司就承诺支持“观点鲜明的强势女性创始人”。凯利·莫雷尔曾经领导黑石与Bumble投后管理工作,也是在2021年11月负责Spanx交易的团队成员。

尽管服装和在线约会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行业,但黑石在两个行业都遵循着类似的策略,即确定一家具有强大领导力且潜力未实现的公司,支持业务,招聘合适的管理团队和董事会,为退出做好准备。[在Spanx的案例中,具体工作由增长部门的全球消费者业务总监安·钟(Ann Chung)领导,团队里全是女性。]该战略也延伸到媒体;该公司的另外一个团队收购了演员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旗下的媒体公司Hello Sunshine的多数股权,对该公司的估值约为9亿美元。

黑石看到了机会,投资Bumble时对该约会应用程序的估值为30亿美元。在上市首日收盘时,Bumble的市值为130亿美元。后来,沃尔夫·赫德成为该公司的代言人,还协助说服威瑟斯彭和萨拉·布莱克利加入。“很多人都会说:‘哦,不要跟私募股权公司合作。’”沃尔夫·赫德回忆道。“但他们一直是我们身后的超级引擎,为我们提供了资源、专业知识,还有激情洋溢的领导者。”跟黑石的交易结束时,她和威瑟斯彭也变成了Spanx的首批外部投资者。

“黑石意识到这笔交易很独特,而且与其他交易截然不同。”莫雷尔在谈到Bumble的交易时说。“我们能够利用相关经验支持其他类型的创始人不断前行。”(188金宝搏 下载)

译者:Feb

精选评论
撰写或查看更多评论, 请打开财富Plu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